阿七眼里有片海

【凌李】你是我养的(中)

06.

小狮子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凌远已经去医院很久了。他无聊,对着凌远的枕头使横,摔过来扔过去,再一个飞扑,一阵啃咬。

凌远的气味熏然很喜欢,清幽的香气,温和又冷寒,鼻子凑近枕头,深深地吸口气。

跳下床吃早饭去。

熏然的早饭是凌远早就准备好的,煮的软糯的粥,加了切的碎碎的肉泥和皮蛋泥,滴几滴香油和一小勺盐提味儿,搅拌均匀,食物的香气勾的熏然恨不能飞过去。

小狮子哼哧哼哧,一碗很快就见了底。满足的舔舔嘴角,慢悠悠的回到窝趴着消食。

凌远回家的时候,熏然在玩球。猫科动物无法拒绝圆形的所有东西,熏然追逐着圆球,流畅的身形跟着球的走向随意变换方向,急停,发力,啃咬,抓捧。

生机勃勃又充满力量的美。

凌远一把捞起小狮子,扣在怀里,重重的亲一口金色泛着光的皮毛,侧脸轻蹭。

小狮子嗷呜一声,含住凌远的下巴,舌尖轻扫,柔软又粗糙的触感引的凌远笑,熏然跟着傻乐,软鞭似得尾巴东摇西晃。

07.

熏然小狮子九个月了,他比刚来的时候大了两倍不止。三四个月凌远还能把他抱在怀里,现在小狮子站起来都快有他高了。

颈部开始长出茂密的鬃毛,深棕色围在脖子上,配着熏然英俊桀骜的脸,漂亮和谐又威风凛凛。

现在的社会动物可以跟着主人一起工作和学习,熏然当然也跟着凌远去了医院。走在医院的走廊,霸气庞大的狮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熏然昂首挺胸的走进凌远的办公室,听着病人和医生小声的赞美,美的尾巴卷成一个卷,大眼睛里全是得意和自豪。

凌远摸摸自家狮子的头毛和鬃毛,笑着蹭蹭说:“熏然真棒。”

熏然嗷的把凌远扑倒在沙发上,用自己的口水一遍一遍的给凌远洗脸,特别是唇部区域,大狮子特别舔了好几遍。

这人,嘴真甜。

只到凌远全身都是狮子的气味才放开他,熏然满足的爬到旁边的沙发开始打瞌睡。

熏然做了个梦,梦到自己变成了人类,还是个警察,凌远喜欢他,特别特别喜欢。

嗷呜,蠢人类现在喜欢我。

08.

凌远要去处理一件医闹,病人家属明明在手术前表示明白手术的风险,也愿意承担任何后果。结果人没下的了手术台,就跑到医院闹。指名道姓要见凌远,见不到凌远就各种谩骂侮辱医务人员。

“干什么呢”

凌远呵斥领头闹事的,他本就高大,长年累月上位者的气场全开压的人心里凉飕飕的。一双眼睛利剑一样直视着别人,犹如开疆拓土的将军一路高歌猛进,打的敌人溃不成军,弃甲而逃。

领头的男人认识凌远,在凌远气场的压迫下。还能勉强和凌远对视,微抖的手藏进口袋里。

“我们病人在你们医院死了。你们得负责人。”医闹的不服气。

凌远沉声:“医院那儿有不死人的说法,你们家病人本来身体底子就差,我们不建议做手术。是你们家属坚持,我们才做。做之前也跟你普及了手术存在的风险和手术过后的并发症。”

“你们答应的时候倒挺干脆,现在来闹,晚了。”

这一番话掷地有声,镇的家属也说不出什么来。领头的一看,自己处在下风,伸手揪住凌远的衣领,就要揍。

“嗷!”雄浑的狮吼从人群后面传来。

领头打人的手僵在空中,不敢再动弹。

众人让路,熏然气势汹汹,大眼睛盯着那男人举起的拳头,黑眸闪过一丝戾气。冷酷的眼神锁定了领头的男人,舌头划过獠牙,喉咙里震出威胁的吼声。

09.

凌远哈哈哈哈哈哈大笑,搂着熏然的脖子坐在地上。亲了又亲狮子的脸和鬃毛。

“我们熏然真棒,哈哈哈哈哈哈”

凌远停不下来,下午那一幕一直在他脑子里滚来滚去,自家狮子维护自己的画面,威胁闹事者,事后还舔脸安慰自己。

他忍不住地开心,一定要把熏然变成人,一定。

熏然翻个白眼,无视凌院长的傻笑,发出嗷呜的声音,左爪搭右爪,把大脑袋放上去。

嗷呜,好饿。

熏然的肚子咕噜咕噜叫,凌远才想起来,自家狮子还没吃饭。

起身去了厨房,围上围裙准备做饭。

“熏然,红烧排骨好不好。”

“嗷嗷嗷”

老子信了你滴邪,红烧排骨,贼拉好。

评论(5)

热度(1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