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七眼里有片海

【凌李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变

01.

李熏然是个不明属性的生物,固定形态是警察,也会变成别的什么。

别的变化只针对凌远。

简单来说就是凌远心里想什么,李熏然就变什么。

凌远是第一医院的院长,名副其实的社会精英,天才人士。

凌远是在二手市场把李熏然带回去的,带回去的时候李熏然是个看上去有些年代的笔筒,被凌远放在他办公桌上,日日夜夜对着凌远的帅脸。

笔筒是李熏然临时变得,和他同类的族人说了,他不能在命定者前现人形,不然就会被遣返回星球再也不能回地球了,除非是命定者需要才能变成人。

李熏然很委屈,他是警察的时候追击嫌疑人进了那个二手市场,谁知道凌远在呢,在凌远扭头过来的一瞬间吓得他想都没想就变成了笔筒,还被凌远带回去了。

笔筒·李熏然忧伤的望着院长办公室的天花板,怎么办呢,警察局还回不回了。

李熏然没找到机会逃走,凌远连续几天在医院呆着,不是手术就是开会,迎来送往,身心俱疲。

凌院长胃疼了,疼的翻江倒海,欲哭无泪,闭着眼趴在桌子上乱摸。

胃药呢。

02.

李熏然啪一声掉在桌子上,外形变成了药瓶,凌远虚着眼把李熏然攥在手里,看都没看就就往嘴里倒药片。

李熏然小心的控制着倒进凌远嘴里的药片量,三片后自动关闭了药瓶口,凌远倒不出来了就把药瓶扔旁边。

有点干,我水呢。

李熏然哗啦一声进了凌远的杯子,自动调节了水温,不太烫也不是冰凉。

凌远咣咣咣灌了几大口,大概是胃疼的有点意识涣散了,他怎么看见水里有双大眼睛呢,盛着水光,温柔可爱。

胃药起了作用,疼痛被压了下去,凌远就这么趴在桌子上沉沉睡去。

嗯,有点冷。

李熏然无声的变成毯子盖在凌远背上,悄悄松了口气。

这个人类,他跟了他这么久,永远只能变这几样,药,水,毯,能不能换个新的玩儿法!!

不过,这男人的后背趴着真舒服。李熏然偷偷动了动,自己趴的舒服,把这个男人盖的更严实。

03.

一个星期以后,李熏然终于找到机会从凌远的办公桌上逃走。

凌远出差了,三天。

李熏然又变回了俊俏小警察,局里同事对于李队长时不时的消失已经习惯了,见李熏然回来,问了声好就各忙各的。

李熏然回到座位上,准备处理事情。局长在外面叫他,让他去录个口供。

李熏然垮着脸,对局长说:“局长,什么时候口供也需要我录了。”

局长严肃惯了,闻言拍了一下李熏然的后脑勺,佯怒道:“事无大小,快去。”

李熏然领命去了,刚推开门,就瞬间变成了笔筒,咣当一声掉在地上。

为什么是凌远,你特么不是出差了么!!

我去,摔得真疼。

凌远眼睛晃了一下,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影,瞬间就没人了。视线往地上扫,诶,这笔筒怎么和自己前几天买的那么像呢。

凌远是临时被带到警局的,他的确是要去出差,但是在机场遇到一起故意伤人案,作为目击证人被带到警局录口供。


04.

凌远的口供最后还是别人录的,李熏然被捡起来放到了他自己的办公桌上,趁着同事都去吃饭,他麻溜儿的变回来了。

变回来之后撩开长腿就往第一医院跑,妈呀,凌远不去出差了,他又得回去当笔筒了。

凌远回想着那个突然不见的小警察,好像和二手市场那个突然不见的小警察是一个人,虽然只扫了一眼,是他应该没有错,那么大的眼睛,那一头卷毛,让人想忘记都难。

凌远回了医院,看见自己的笔筒好好的放在桌上,修长的手指拿起它,放在跟前仔细观察,眼睛在笔筒上,心里都是李熏然。

“………”凌远震惊的张着嘴,发不出声音。

“………”李熏然茫然的看着凌远,一脸我是谁我在哪儿的表情。

李熏然坐在凌远的办公桌上,长腿微曲,一脸无辜的看着凌远。凌院长震惊了两秒,就合上嘴,高深莫测的看着李熏然。

李熏然心想,完了,要被送回去了,呜呜呜呜

05.

“内个,事情就是这样”李熏然偷偷的抬起眼看了一眼凌远的表情,还好还好,这个命定者脾气还好。

听有个族人说,他刚开始和命定者坦白的时候,那个命定者好凶的嘞,要掏枪打死他呢,那个命定者叫啥来着,杜什么玩意儿来着。

“所以,我想什么,你就变什么?”凌远笑的李熏然毛骨悚然。

实诚然点点头,乖的不行。

“金毛宝宝”

“汪汪汪……”汪·熏然欢快的摇尾巴。

“小鹿”

“挞挞挞”鹿·熏然用前蹄刨了刨办公桌面。

“英短”

“喵~”喵·熏然伸个懒腰

“杯子”

“菜刀”

“手术刀”

“………”

李熏然欲哭无泪,心里骂凌远有病,折腾死宝宝了。

凌院长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出声,很好用,非常好。

“男朋友”

“哐”不明属性·熏然变回了李熏然。

“熏然,你这么好用,跟我回家吧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会做红烧肉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还会做水煮肉片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糖醋里脊,糖醋排骨”

“好的”

李熏然爬起来跟着凌远回家了。

评论(10)

热度(19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