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七眼里有片海

【蔺靖】


萧景琰是个哭包,一言不合就掉眼泪,提溜圆的大眼睛含着泡泪,可怜巴巴的盯着你,嘴角往下撇,什么话都能让你憋回去,还得反过来安慰他。

静妃娘娘忧心忡忡,儿子都当太子了,还是这么爱哭,可怎么办呐,为此静妃头发都愁白了几根。

梅长苏进宫找萧景琰玩,一进东宫门,看到萧景琰又包着两泡眼泪,委委屈屈的坐在塌上,抱着膝盖,垂着头,长发散在身后,遮住单薄的背影。

“景琰小哭包,你又怎么了?”

梅长苏自顾自的坐下,斟茶,吃点心,嗯,还是静姨做的点心好吃。

“唔,榛子酥吃完了”萧景琰很委屈,嘟嘟囔囔道。

“吃完了,静姨再做就是。”梅长苏不以为然,咬了口点心。

“母亲说她没时间,她最近一直围着那个新来的胖子转,不理我。”太子殿下越想越低落,微干的泪痕又涌起来眼泪。

“蔺晨啊,他不就是个江湖郎中吗”

“你才是个江湖郎中,本阁主是琅琊阁的少阁主”张扬又骄傲的男声从门外传进来。

高挑的身影摇着扇子慢悠悠的踏进门来,长发随着微风飘扬在空中。

挑剔的瞅一眼萧哭包,蔺晨眉头一挑,摇摇头:“哭包,啧啧啧,真丑。”

太子殿下眉心一皱,作势又要哭。

“停,敢掉一滴眼泪,我就让静妃娘娘再也不做榛子酥。”

蔺晨手一扬,指着景琰的眼泪威胁。

“唔唔唔…嗝儿”景琰被抓住弱点,憋哧憋哧地脸通红,终于把眼泪憋了回去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咳咳”梅长苏看戏看的好笑,大笑出声倒呛着自己。

蔺晨一甩光袖,扇子一摇,坏笑道:“笑够了么?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哈哈哈”

“好的,你继续笑。”蔺晨微笑中带着怜悯。

梅长苏感受到恶意,顿时噤声,不敢再发出一点声响。

自己的药方还掌握在这胖子的手上,惹不起啊惹不起。

梅长苏灰溜溜的出了东宫,一路不停的回了苏宅。

蔺少阁主满意于梅长苏的识时务,转头看着萧景琰,笑的一脸狡黠:“包子,跟我出宫去吧。”

太子殿下圆溜溜的眼睛充满了戒备,抿着嘴角,一脸正色道:“蔺公子自己去吧,本宫还有公务要处理。”

蔺晨也不恼,略失望的摇摇头,摇着扇子道:“哎呀,那太可惜了,听说螺市街开了家点心店,他家的榛子酥可是最正宗的,唉,可惜了。”

“等等,公务虽然重要,却也不能辜负先生的一副好意。”

太子殿下瞪圆了眼,故作认真严肃,先步走了出去,嘴角的弧度快绷不住了。

蔺晨眼含笑意,摇着扇子跟在后面。

到了新开的点心坊,萧景琰迫不及待的买了两大包榛子酥,边走边往嘴里塞,两颊鼓鼓地,少了些平日里的沉闷严肃,多了些不常见的孩子气。

还真是可爱啊,蔺晨走在后面,边走边琢磨。

萧景琰吃到了心心念念的榛子酥,心情大好,对于带给他好吃的榛子酥的蔺晨,更是顺眼的不行。

蔺少阁主是多玲珑透亮的人物,以食物为媒介迅速拉近了和萧景琰的关系,再借自己游历各方的趣事,对天下时事的理解,对朝堂局势的掌握更是让太子殿下佩服不已,地位连升,引以为挚友。

胖鸽子心里苦,谁要当你挚友。

隆冬时节,东宫里梅花开的极好,萧景琰邀请梅长苏和蔺晨来煮酒赏花,梅长苏身子不好,畏寒便推了。

蔺胖阁主到的时候,太子殿下坐在一株梅花下,长发束起,脊背挺直,眉眼低垂,看着面前的酒炉,神色严谨。

蔺晨心下微甜,敛了眼底的涩意。

两人对酒当歌,赏花论剑,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。

最后,以萧景琰醉倒在蔺晨怀里为结尾结束这次聚会。

迷迷糊糊,萧景琰好像听到风吻了他的额头,说:吾心悦你,哭包。

蔺晨消失了。

干干净净的,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,像从来没出现过这个人。萧景琰问遍了所有认识他的人,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知道。

他问了梅长苏,一向爱说笑的麒麟才子也沉默不语,只是倒了杯茶放在萧景琰面前。

太子殿下就对着那杯茶,掉眼泪,一滴一滴的砸在杯子里,带起一片水纹。

一天一天,一月一月,一年一年,太子殿下也不再追问,不再寻找,他变的更沉默,更稳重,终于不再爱哭,即使吃不到榛子酥也只是无所谓的笑笑。

又是一年冬季,太子殿下成了万人敬仰的陛下。

东宫里的梅花依然开的很好,凛冽的香气冷冷的扑面而来。萧陛下心血来潮,突然想到梅园里逛逛,摒退了左右,独自转悠在寂静的园子里。

一个声音传来,很久没哭的萧陛下突然红了眼眶。

“哭包,跟我出宫吧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