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七眼里有片海

【凌李】医生你好

4  .

凌远到最后也没记住一整天到底吃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两个吃撑的成年男人并肩走在夜晚的江滩边,天堑变通途的长江大桥倒映在江面,偶尔会有火车“况次况次……滴”地通过。

江面时不时拂过一阵轻风,打破了白日里孜孜不倦散发高温的罩子,江边人很多,大多是年轻的情侣或者带着孙子的爷爷奶奶。凌远和李熏然混在在人群里,异于常人的身高吸足了眼球,过往的女生心里感叹:背影杀啊

眼神转到两人脸上,感叹又加一句:正面杀。后知后觉的掏手机想要拍照,还没点开相机,两人已经迈开长腿走到前面,错开了想要偷拍的女孩子。

李熏然突然:“盒盒盒盒盒盒盒盒……”

凌远不明所以,只能愣愣的看着李熏然傻笑,而后被他传染,也勾出一道浅浅的笑。

笑完了,李熏然深呼一口气,扭头望向江面:“我特别喜欢武汉,走过许多地方才发现,武汉对于我,是无法替代的。不是说武汉有什么让我必须留下来的东西,就是武汉大街小巷,人来人往的感觉,像一根线,这跟线可以无线拉长,天涯海角或者宇宙之外,但是我剪不断这跟线,跑了一圈我还是回到了这里。”

“凌远,武汉不止有陈大福和那个阿姨那样不讲道理,撒泼打滚的人,更多的是像王叔和何婶儿这样淳朴善良最本质的人。希望你不要介意这座城市刚开始带给你的恶意,因为武汉给你的感动会比恶意多得多。”

凌远开车回了家,扔掉钥匙,脱了鞋子,拽掉袜子,光脚踩在地板上。靠着沙发坐在地上,眼前一直闪过李熏然说最后一句话时的眼神,路灯交织着霓虹倒映在他眼里,满天星光铺陈开来,火车的汽笛和嘈杂的人群都随之远去。

凌远空荡荡的世界里只剩下李熏然的眼睛,温和明亮,坚定有力。

不会吧,凌远捂着脸,头倒在沙发上。

人嘛,总会用各种方式出现在你眼前,惊喜也好,惊吓也罢,总归是出现了。这时候,你需要做的就是抓住他,然后,带回派出所。

李熏然扭着一个男人的胳膊,心里这样想。

“搞么斯噻,搞么斯啊,伙计你搞么斯抓老子。”被抓的男人不服的嚷嚷,试着挣脱李熏然的束缚,未果。

李熏然推着他往前走,不理会他的大呼小叫,推上警车然后直奔所里。

王姐在院子里倒水,看到李熏然带了个男人进来,想着大概是前几天的小偷被抓住了。

笑着说:“熏然,几扎实咧,呐快都逮住了。”

李熏然咧嘴笑,露出一口白牙,大眼睛合在一起,长睫毛一扇一扇的,道:“王姐,我看他监控都几天了,把他长什么样早都摸透了噻,刚我在街上转悠,这孙子还在摸别个包,就被我顺手揪回来了。”

王姐一手叉腰,一手拿着水杯,笑的不行,摆摆手让李熏然把人带进去。

接下来的审问异常顺利,李熏然简单的问几句,对面的人就竹筒倒豆子全说了,拘留签字,一气呵成。

顺利的李熏然感觉这孙子是故意要进来的。

掏出手机,发消息给凌远:小偷抓到了,我又闲了。

言下之意是我很有时间,你看什么时候我们再约啊。直来直去的凌远并没有领悟李熏然的核心意思,老实的回了一句:那很好啊,好好休息。

收到回复的李熏然气结,气的他中午多吃了一碗饭。

还是好气哟,怎么办。

李警官邪气的笑一下,换身便装,骑着小电驴去了人医。

穿上警服的李熏然正气凛然,浩然长存。一对大眼睛目不斜视,嘴角紧抿,脊背硬挺,长腿笔直,整齐的衬衣西装裤,皮鞋锃亮,一步一步铿锵有力。脱了警服,李熏然就随性了很多,嘴角放松,微微上挑,笑容带点不羁,步履潇洒随意,晃晃悠悠上了电梯,找到肝胆外科。

门外墙上挂着个牌子,上面写主治医师凌远。

屈起手指敲敲门,里面传来一声进。

李熏然推门进去,凌远还在写什么,没抬头说了句请坐。

李熏然从善如流地坐下,凌远习惯性地问哪儿不舒服,语调平稳,不急不缓,李熏然挑挑眉毛说:“肝儿疼”

凌远边说话边抬头:“疼多久……诶!!”睁大了双眼,保持着惊呆的表情。

李熏然乐了,掀起一边唇角:“疼了…”抬手看了眼手表“三十五分钟”

凌远也反应过来,皱着眉看他,沉声问:“哪儿不舒服?”

李熏然还是不咸不淡的样子,撂一句:“肝儿疼啊”

凌远真怕他有什么不舒服,发挥着医者仁心的原则,尽职尽责的问诊:“怎么搞的。”

说完心里呸了自己一句,他要知道怎么搞的还来问我么?

李熏然存心逗他,也拧着眉心,沉声道:“被你气的”

凌远没太懂,抬眼儿望他:“啊?”

“噗…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”李熏然装不下去了,凌远平时看着挺精的,怎么在他面前就犯傻呢。

凌远也明白了,松开了眉眼儿,无奈的看着李熏然笑的前仰后合,恨不得把小舌头都展示给他看。

李熏然还在笑,眼角挤出一滴生理盐水,一边笑一边哎哟的揉肚子,他停不下来了。凌远站起身,走到饮水机旁边接了杯水放李熏然面前。坐在自己位置上,撑着下巴看李熏然。

李熏然的眉眼,下巴,颈部,手看在凌远眼里,自动带上美颜和滤镜,怎么看怎么好看。

昨天晚上才模模糊糊明白了自己对李熏然的感觉,今天就见到了本人,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凌远产生了一种不真实感,他不敢暴露一点点的异样,他怕李熏然难堪,更怕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。

凌远向来是个随性的人,自幼家庭美满,条件良好。父母开明,从来不逼他什么。他想当医生,便当了,说换个环境,就从上海跑到武汉。确定了对李熏然的好感,那便是了,他从来不纠结自己到底喜欢男性还是女性,一切都凭一个缘字。

但是这种随性放在李熏然身上,那便生出万千的顾虑,凌远不想扰乱李熏然的生活,也不愿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拖着,装作朋友的样子,保持着疏离和客气。现在一切刚开始,凌远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李熏然笑累了,端起水一口喝尽,舒了口气,瘫在椅背上,望天花板。

凌远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,轻扣桌面:“到底怎么了,有没有不舒服。”

李熏然斜眼瞅他一眼,哑着嗓子问:“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。”

凌远摇摇头,表示自己真不懂。

李熏然被气笑了,敢情只有他一个人气了半天,人连他生气都没看出来。

“行吧,我这两天比较闲,你有时间么。”

凌远翻了翻桌上的日历,确定后面两天没有手术,对李熏然说:“有”

“那,我们找个时间去看电影呗,魔兽上映了,我们去看吧,听说吴彦祖是主演诶,魔兽还是我高中的时候玩的游戏,啊,一晃好多年了。”

凌远不知道魔兽到底是个什么游戏,不过本着喜欢他就陪他做想做的任何事的原则,点点头,准备买票。

和李熏然讨论了看电影的位置,买了票也到了下班时间。凌远脱下医师服,换上西装,整理了领带,邀请李熏然一起吃晚饭,李熏然兴致勃勃地想去逛小吃街,凌远跟在后面,僵直了后背。

李熏然走在前面,后面的凌远偷偷吞了颗泻立停,他从来没吃过重油重盐路边摊的肠胃,上次和李熏然出去玩回来拉肚子折腾了一晚上。

这种丢脸的事还是不要让意中人知道的好。

评论(5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