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七眼里有片海

【谭赵】狩猎者

3——

赵启平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的捏着自己的鼻梁,宿醉的头疼还没散去,口腔里似乎还残留昨天红酒的余韵。

嘶,头疼啊头疼。

赵医生关于昨晚的记忆断断续续,他记得谭宗明看他醒了就直接带他去了一家私房菜馆,装潢考究,气氛静谧,服务员的腳下像安装了消音器,了无声息的出现,不知不觉的消失。

他好像喝了不少酒,和谭宗明也聊了不少,从经济政治聊到街巷小吃。经理政治不用说,单就街巷小吃,谭宗明早年创业,走街串巷倒也见识了不少街头巷尾隐与闹市的小吃,此刻聊起来也算是侃侃而谈。

酒越喝越多,话也越说越多,在不知不觉中赵启平的过往到被谭宗明问了个干净。小学在哪儿,班上有多少人都被他抖落个干净。

“赵医生,你醉了我送你回去吧……”

赵启平的记忆停在了谭宗明的最后一句话上。

赵医生醒过来时是在自己家的床上,衣服还是昨天的,谁知道他谭宗明是怎么知道自己家在哪儿又是怎么开的门呢,不想管,也管不了。

啧,酒意害人啊。那谭宗明到还算个君子。

起床,换衣服,去上班。

谭宗明一大早到了晟煊,昨晚他没在办公室内休息室,而是回了一趟佘山。在库房里东找西翻,这不满意那不可以,也不知道他到底要找啥。把明叔和家里的佣人烦了个够呛,谭大鳄什么时候变谭大老鼠了?

秘书小姐送进来新泡的茶水,对于自家老板老干部一般热爱各种茶叶的习惯,miss王表示一点都不霸道总裁。

不对,谭总今天特别不对,虽然一如既往的面瘫脸,仿佛泰山崩于前脸色都不会变一下的泰然淡定,但是秘书小姐敏锐的感觉到今天谭陛下的心情非常好,感觉谭总周围的空气都在泛粉红色的泡泡,咕噜咕噜甜的不行。

谭总的心情当然好,不仅和赵医生共进了晚餐,还了解了辣么多关于自家医生的往事,还是自家赵医生自己说出来的,心情能不好么。

但是,这赵医生看着没什么肉,倒还挺沉,传说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吗,真想脱了看看……咳咳,昨晚自己半扶半抱的才把赵医生搞进了他自己家门,虽然他非常想把人家带回来来着。

“帮我安排健身课程”

对于谭大鳄时不时突然冒出的奇怪想法,秘书小姐已经见怪不怪了,淡定的答好。开始汇报谭总今天的行程。

“谭总,您今天的行程安排出来了,上午十点和部门主管开季度总结会,中午周董爱子百日宴,礼物我已经让人送过去了,下午安迪小姐说要和您讨论红星并购案的可行度,晚上有个慈善晚宴,拍卖的东西您看……”

“你安排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“把下午的时间空出来”

“可是安迪小姐…”

“那是你的事”

秘书小姐含泪说是,果然什么心情好都是假象,心情好也不会普照众人。

miss王踩着圆锥噔噔蹬的去找安迪了。

赵医生忙了一上午,两个急诊,三个复诊,还有一个一个小时的小手术,累的他两条腿都是僵的,再小小的挪一步都困难。

谭总走进赵医生的办公室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,身材柔软硕长的男人正弯着腰揉着自己的小腿,露出一截柔韧的腰线,坚持锻炼没有一丝赘肉,锁骨在衣领里若隐若现,小腿线条柔和顺畅,脚踝纤细白皙,只叫人想一把握住好好把玩,男人的手指骨节分明,修长优雅轻轻的揉捏着小腿的肌肉,时不时的嘶一两声,即性感又干净。

谭总无声无息的吞了口口水,锋利的喉结轻轻的上下动了动。

赵启平抬起头,正好看到谭总的喉结轻轻颤动了两下,眼中浮现了类似嘲讽又凉薄的神情,一闪而过。

“谭总,您日理万机怎么有空来我这儿啊”

谭宗明笑的真诚,一脸正经地开口:“昨晚赵医生喝多了,谭某来看看赵医生缓过来了么,虽是红酒不伤身,但是宿醉的感觉也是不好受的。”

“多谢谭总关心,我很好。”赵启平面无表情地客套,十分不走心。

谭宗明也不在意赵启平的冷淡,还是笑:“哈哈,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赵启平低下头不再说话,谭宗明也不急着开口,就这么坐着,气氛不尴不尬。

午后的阳光到是不错,从窗口灌入,懒懒散散洒在两人身上,晒得人只想钻进软软的羽绒被里睡到天荒地老,谭宗明和赵启平相对而坐,相顾无言,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坐在一起,倒生出些岁月静好的意味来。

评论(3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