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七眼里有片海

【凌李】医生你好

2  .       李熏然的朋友说:当你频繁遇见一个陌生人,不要多想,只是你生活的地方太小了。

李熏然最后也没去见那姑娘一面,不是他不想去,因为一个人被强迫着重复做多次同一件事,许是脾气好如李熏然,也免不了生出疲乏地感觉。

一个月被自家娘逼着相亲十五次,还不如让他去多处理几次医闹呢。

凌医生可比那姑娘长的好多了,李熏然被自己的想法逗得盒盒盒笑。

为此,他被李妈妈念叨了一个星期,幸运地是也没再收到什么相亲照片。

李熏然第二次见到凌远,是一个月后,在交警队的协调室。

七月的武汉热的让人无法保持正常的待在室外,凌远终于脱下了常年不变的西装衬衣,换了件灰色的亚麻体恤,下面还是长裤加皮鞋,连袜子都是黑色的长袜包裹着脚踝。他翘着二郎腿坐在老旧的红漆椅上,沉着脸不发一言,沉默地看着撞了他车的妇女婆婆撒泼打滚。

温度升高,人的躁性和脾气都随着温度见长。一点小事都能引发一场惨剧,矛盾和冲突,一场接着一场,喧闹不堪,混乱至极。

凌远的车是挂着沪牌的奥迪A6,黑色沉稳大气,左侧车门突兀地挂掉一大块漆,白花花地反着阳光,晃人眼。

李熏然饶有兴趣地站在门口,看一场好戏。据他看凌远第一面地感觉,这位少言地凌医生并不是会主动找麻烦的人。大概是车被大妈挂了,为了逃避责任才大吵大闹。

“诶,警察,伙计,我厶碰到他滴车,跟我厶的关系啊。”大妈扯着嗓子嚷嚷,一只手一直指着凌远。

凌远看了看大妈地手指,皱皱眉。

“行咯行咯,莫斜活(别叫唤),那这位先生,你是怎么想的。”调节员对着大妈说武汉话,转过来用普通话问凌远。

凌远还是皱着眉,思考了几秒:“我可以不要她,赔偿,但是她要对我道歉。”

普通话人人都懂,大妈也懂。听到不要她赔偿,刚有点喜意,后来听到要道歉,这似乎惹怒了大妈的自尊心。

她蹭地一下,蹿到凌远面前,指着凌远地鼻尖,用更大的音调吼:“个女表子养滴,老娘没搞到你滴车,你凭么子让老娘道歉。”

凌远明显是被彪悍的阿姨吓到了,一瞬间的愣神,没想到对词。调节员也愣了,然后才慌手慌脚地想把人拉开。盛怒的大妈,战斗力爆表,生生挣脱了男性调节员的桎梏,又冲到凌远面前,准备开骂。

“咳咳,老张,忙着呢。”李熏然手握虚拳咳嗽了两声,走进来打了个招呼。

凌远转过脸看到李熏然,面上浮起一抹无奈。

怎么每次和人冲突,都能看到这小警察。

调节员也认识李熏然,见到人进来松了口气,一般大妈见到李熏然这张小脸儿都会收敛几分火性儿,谁让人生的好。

大妈见到来了个标致的小伙子,果然安静了不少。

李熏然带着乖巧的笑,走到大妈跟前,清清嗓道:“阿姨,搞么子噻。天儿热,莫呐(ne)气,对自家身体不好。”

转过来看了凌远一眼,接着道:“人家车毕竟是挂了呐大一块漆,说是那个滴责任监控都能查到。人家又没说让你赔噻,我跟你说,就他那车,呐大块漆,补就要千把哦。我看这伙计也满阔以,看你滴卡不容易,不找你要钱。就一句道歉的话,几简单那阿姨。”

几句话,分析了利弊,大妈的脸色好看了不少。也不僵着了,走到凌远跟前,赔着笑脸道:“小伙子,你莫跟我一般计较噻,我跟你赔个礼,你莫放在心上啊。”

凌远看了一眼李熏然,后者也带着笑意看他,点点头:“好。”

阿姨满意的走了,轻轻松松带着笑。凌远后走,李熏然跟着一起。

“谢谢你,李警官。”凌远真诚地说,看着李熏然的眼睛。

李熏然抓抓后脑勺,盒盒笑:“没事没事。”又想到了什么,问:“那你的车怎么办。”

凌远认真回答:“有保险。”

“我请你喝咖啡吧”

“你帮了我两次,请不要拒绝。”

“盒盒盒,那我不客气了。”

两人找了间咖啡厅,凌远不变的黑咖,李熏然喜欢甜甜的卡布奇诺。

“凌医生,你来武汉多久了。”

“叫我凌远就好,三个多月,快四个月了。”

“那,你对武汉印象怎么样。”

凌远思考了几秒,一脸认真的回答:“人很多,很堵,而且很暴躁。骂人……”他顿了一下又接着说“很难听”

他一个月遇到两次争执,对方炮语连珠的方言让他来不及反应,高等教育也没培养他骂人的能力,很是无奈,只能沉默地接受。

李熏然只是随口一问,倒是没想到对方会回答的这么认真。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接话,好像,凌远是经常遇到各种冲突。

凌远以为自己的直白惹到对方不快,毕竟他指责的是对方的家乡。

低声说了句对不起,便低头喝咖啡。

心里想着,在武汉第一个熟识的人就这样被自己弄垮掉了。

李熏然听到凌远的道歉,才意识到自己的沉默让他误会自己生气了,摸摸鼻子,小心翼翼地开口道:“其实,这只是个例。武汉人是很热情的,就是脾气急了些,你才来,以后会对这个城市改观的。这是个,很可爱的城市”

“虽然外地人对武汉的印象都是,热干面和汉骂。”

说完自己也笑了,这城市,让人又爱又恨。

凌远点点头,依旧是一脸认真:“我会用心发现的。”

李熏然缓缓咧开嘴,露出被萌到的痴汉笑。

呆萌的凌远,又帅又可爱啊。

从咖啡馆分别,两个人约好了下次一起去逛逛武汉隐藏最深的地方,了解真正的大武汉风采。交换了微信和手机号,对于对方也有了除了长相和名字以外的了解。

李熏然表示,改观凌远对于武汉的看法,他任重道远。

凌远则回想着李熏然口若悬河,舌灿莲花的样子。凌远的机智和口才是需要学术和知识铺垫的,而李熏然的快言快语表现在生活中的点滴小事和世故人情。

为人处事,博大精深。

凌远放下手里的《世故之学一百话》,关灯睡觉。

评论(1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