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七眼里有片海

【凌李】你是我养的(下)

14.

凌远醒过来的时候第二天的深夜,窗外的颜色是浓重的令人心悸的墨色,窗户上倒影的是凌远苍白无色的脸,和一只毛绒绒的狮子头。

熏然闭着眼卧在凌远的床尾,喉咙里呼噜呼噜的响,庞大的身躯蜷缩成一个球,压在凌远腿上,凌远轻动了动。

嘶,脚麻了。

“唔,嗷”熏然打个哈欠,眼睛微睁,眯瞪了两秒。

瞅见凌远醒了,“蹭”一下站起来,一只前爪按在凌远胸膛上,熏然低下头,嗅了嗅凌远的脸。

“嗷嗷嗷嗷嗷嗷”狮子仰头吼叫。

铲屎的,你终于醒了。

凌远笑:“熏然,大半夜的不要叫了。”

“嗷嗷”本大王开心,你管呢。

凌远读懂了傲娇的熏然脸上的表情,温柔的笑两声,伸手摸摸狮子的爪子,屈起手指挠一挠,熏然痒痒的弯起眼睛。


15.

熏然从小狮子到大狮子,终于到了可以变成兽人的时候。凌远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很久,他幻想了很多关于熏然变成人的相貌和性格。

他想无论相貌怎么变,品行一定和熏然一样,勇敢,热情,阳光,不惧一切。

熏然喝下了药剂,陷入了沉睡,科研所的研究人员在熏然身上插着各种数据线,或者注射什么药剂。凌远不懂,他还是在一边守着,没过多久就有研究人员来让凌远去设定熏然的成人性格。

性别:男

年龄:27

身高:183

性格:开朗,坚韧

特质:善良,热情,阳光,真诚,勇敢。

相貌设定:

自家小狮子长成什么样都是好的,设定就不用了。

爱好:

爱好么,小狮子最喜欢什么来着。

爱好: 吃

设定完毕,保存输出。

凌远摁下回车,心脏跳的像是毛头小子第一次见喜欢的姑娘一样,砰砰砰的犹如擂鼓。

熏然,我很期待。


16.

熏然做了个冗长繁杂的梦,他梦到有个男人每天笑眯眯的看着自己,温柔地叫他熏然,摸他的头,给他做饭,晚上抱着他睡。

哦,他叫凌远。

镜头一转,我看到有人要揍那个男人,我很生气,敢在我面前打我的人,当他草原之王是叫着玩儿的么。

于是,我忍不住的吼叫,用眼神碾压那个想揍凌远的男人,你敢打他,我就咬断你的脖子。

镜头又一转,我看到凌远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的看的我心慌。我用鼻子推他,凌远还是没有反应。我只能去找别人,我害怕,我怕凌远再也醒不过来。

我记得我妈妈就是在一个夜里突然没了声息,我哭,我闹,妈妈再也没醒来过。万一,凌远也这样了怎么办。

凌远是除了我妈妈之外,对我最好的人类,我喜欢他。

然后就是甜甜蜜蜜,热热闹闹的日常,韦三牛每次都来逗我,我不想看他一脸贱样儿。赵启平不错,他身上有老虎的气味,而且很重,野兽对野兽总是有着特别的敏感,而且赵启平长的符合我的审美,如果我是个人类,大概也会长成这样吧。


17.

韦三牛又来了,我不想看见他,但是他今天脸上没了贱兮兮的笑容,表情有些沉重。

他问凌远:“他怎么还没醒啊?”

凌远怎么不笑啊,愁眉苦脸的丑死了。

他说:“快了,快了。”

谁要醒了,凌远,我不在你敢找别的狮子,本大王要咬死你。

韦三牛又开始叫,他的声音真大,烦死了。

“醒了醒了,凌远,他醒了。”

“熏然,熏然。”凌远也叫我。

然后,我就听到陌生的声音。

“唔,嗷…凌……凌远”熏然的声音有些暗哑,带着明显的初次使用的生疏。

“熏然,熏然,你终于醒了。”凌远压抑着激动,声线有些不稳,眼眶都快激动的发红。

“嗷,凌远”

熏然深情对视着凌远,薄唇微张,声音低沉:“凌远,我饿了。”


18.

熏然醒过来三个月了,三个月的锻炼使得熏然飞快的融入了人类社会。

比如,他现在说话不用再嗷一声。

褪去了狮子外衣的熏然长的和赵启平特别像,不仔细看还以为两人是亲兄弟,不同的是赵启平是个多情的,眼角眉梢都是情意,熏然的眼角眉梢都是凌远

熏然叫凌远:“凌远,我饿了,我要吃红烧排骨。”

凌远围着围裙,在厨房里回应:“好了好了,饭马上就好,熏然乖,先去洗手然后准备吃饭。”

熏然乖乖的去洗手,然后坐在桌前眼巴巴的望着凌远布菜。

凌远伺候着小爷吃饭,状似无意地问:“熏然,我养你好不好。”

吃的头都不抬的熏然说好。

凌远继续轻描淡写:“以后我也养你好不好。”

熏然又夹了一块排骨,说好。

凌远微笑,揉揉熏然的头毛,道:“那,你记着,你是我养的,不准被别人养,听到没。”

“如果你敢让别人养,我就做,红烧狮子头。”

评论(7)

热度(1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