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七眼里有片海

【凌李】你是我养的(中下)


10.

距离上次医闹时间过去一个月了,这一个月熏然大狮子每天都和凌远去上班。

凌远开会他就在旁边卧着,安安静静的听,不吵不闹。只有谁反驳凌远情绪激烈的时候,熏然才会睁开眼睛,王霸之气倾泻而出,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人,露出獠牙,发出低吼。

反驳的人气势顿时就弱了下去,老老实实的坐着不敢做声。

凌远微笑的摸摸狮子的头,低声说一声乖。熏然就乖乖的继续趴着,闭眼养神。

事故来的急,不断有病人被送进第一医院。凌远带着全院医生严阵以待,全力以赴,凌远要进手术室,熏然也想跟着进去。

凌远揉揉熏然的头,挠挠下巴,温柔道:“熏然乖,手术室没有危险,你在外面等我好么。”

熏然站起来,前爪搭在凌远肩膀上,伸出舌头舔凌远的脸,一对大眼睛写满了担心,低声嗷呜。

凌远笑,又摸摸狮子的头,走进了手术室。

熏然站在手术室门外,紧盯着手术室的大门,尾巴盘成一团,凌远在,就知道,狮子是真的担心了。

11.

手术已经进行了几个小时,熏然端坐在手术室门外几个小时,眼睛还是盯着手术室的门。

赵启平和韦三牛路过手术室,看见一道金色的身影。俩人凑过来,揉揉熏然的顶毛。

“小熏然,等凌远呢。”韦天舒一脸贱兮兮的表情,凑近小狮子。

“啊嚏”熏然响亮的打个喷嚏,转头留给韦天舒一个后脑勺。

赵启平盒盒盒盒盒笑,伸手又揉了一把熏然的顶毛,熏然在他的手心里蹭了蹭。

他在这个人类身上闻到了老虎的气味,野兽惜野兽,这感觉,很亲切。

“熏然,吃饭了么”赵启平还算靠谱,问了个实际的问题。

熏然:“嗷呜”没吃

“要不要和我去食堂吃点东西”

“嗷呜”不去

“今天食堂有红烧排骨哟”

“嗷呜”狮子眼睛亮了几分,还是不去。

“草头圈子,红烧肉,糖醋里脊……”赵启平报着菜名。

小狮子的眼神越来越亮,然后坚定的,摇摇头。

赵启平盒盒盒盒盒盒仰头大笑,使劲顺了顺熏然的鬃毛,拍拍他的脑袋,拉着韦天舒走了。

12

“呐,给你吃”刚离开的赵启平拿着饭盒折返回来,饭盒里是熏然大王最喜欢的排骨,还有酱汁拌的饭,色泽诱人,分量足够。

熏然嗷呜一声,舔了舔赵启平的手,开始低头猛吃。

心里默默把赵启平归为自己人,点个赞。

赵启平笑眯眯的看着熏然吃的认真,这狮子,鬃毛里还长个发旋儿,引的人想伸个手指戳一戳。

凌远手术从下午做到晚上,累的手脚都不是自己的,一出门就看到自家狮子还在门口蹲着,嘴角还粘着几粒白米。

看到凌远出来,熏然咧开嘴角,伸出长舌头哼哧哼哧的喘粗气,盘了一下午的尾巴终于舒展,在身后摇来晃去。

凌远蹲下来摸摸自家狮子的毛,声音低沉地像被埋在地下千年的酒,醇厚,幽长。

“熏然,我们回家吧。”

“嗷嗷嗷”

快回家,我腿都麻了。

凌远走在前面,后面跟着一个瘸腿的狮子,两道身影在月光下越拉越长,逐渐重叠,在静谧的夜里开出花。

13

“嗷嗷嗷嗷”狮子熏然急得直转圈,时不时用鼻子去拱凌远。

凌远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脸色白的渗人,在漆黑的夜里尤为恐怖。熏然从梦里醒来没看到凌远,出了房门就看到凌远躺在地上不动弹,唤也唤不醒。

“嗷嗷嗷”铲屎的你怎么了,醒醒啊,醒醒啊喂。

“嗷嗷嗷嗷嗷”

狮子转头去开门,他看凌远开过,让他自己开,也是不容易,用牙咬着一点一点的往下拽。

“卡挞”一声,门终于是开了,熏然用头撞开门,跑到对面,他记得对面新搬来个人。

“嗷嗷嗷”

熏然站起来使劲拍着对面的门,砰砰砰的响。

门开了,庄恕揉着眼睛,想骂人。见到一只大狮子,惊的什么睡意都没了,愣在当场。

“狮子大哥……你……你冷静啊”庄恕对熏然摆手,让熏然别咬他。

熏然看不懂,他也没兴趣,咬着庄恕的裤脚往自己家拖,庄恕跟着走,进了凌远的家门,凌远还躺在原地。

“嘿,这狮子”

庄恕扭头看看熏然,再看看凌远,心里在盘算着明天也去认养一只动物,是狼好还是老虎好呢。

“嗷呜”熏然不满庄恕的呆愣,轻咬着庄恕的裤脚,锋利的獠牙划开布料,轻触到庄恕的皮肤,激的庄恕一激灵。

“好好好,我马上把他送医院”

“嗷”

评论(12)

热度(1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