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七眼里有片海

【凌李】大哥,你是来碰瓷的吧(下)


10.

李熏然闲着没事又溜达到第一医院,轻车熟路的上了楼,直奔凌远办公室。

走到门口,听到里面的争执。

陌生男人说:“小远,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,我只是想补偿。”

凌远冷笑,万千利剑从口中出:“谢谢许先生,我活了快四十年你现在说要补偿,是你补偿我还是我补偿你。”

李熏然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凌远,冷漠,凉薄,看不到表情,凭声音都能听出此刻他有多愤怒。

正巧赵启平从门口过,呼噜了一把李熏然的头毛,交代了声:“院长两顿没吃了。”

生气加饥饿,胃又该疼了吧。

李熏然叹口气,恼怒地转头去食堂打包点热粥上来,胃药,办公室应该有吧。

凌远的确胃疼,从见到许乐山开始。

两顿没顾得上吃,胃里空荡荡的。怒气震动着神经,带着火气一路窜进胃里,搅得天翻地覆。对面的人是许乐山,他不能表现出一丁点的虚弱,只能硬撑着站着,表情讽刺,情绪狰狞。

许乐山走了,带着凌远满天的风雪落荒而逃。凌远终于坚持不住,跌坐在椅子上,拳头抵住胃,趴在桌子上喘着粗气。

听到开门声,凌远头也不抬,厉声呵斥:“出去。”

11.

半天没听到动静,一抬头,李熏然站在门口,手里拎着打包盒站着,脸上的表情阴晴莫测。

凌远张张嘴,发不出什么声音。

李熏然沉默的把打包盒放在桌子上,打开是软糯的粥,配点好入口的小菜,推给凌远。拿起凌远的杯子,倒掉冷茶叶水,接了杯热水,在抽屉里找出胃药,放在凌远面前。

全程李熏然一个字都没说,表情也没什么大的变化。凌远就是知道李熏然生气了,原因暂时未知,一时间心里也惴惴不安。

凌远老实的先喝粥,再吃药。一碗热乎乎的粥抚慰了凌远闹腾的胃,也抚慰了他被许乐山刺激的心。

“熏然……”凌远叫了一声。

“你别叫我。”李熏然吼着开口。

“凌远,你是不是觉得全天下就你特么最伟大,地球离了你转不动了是吧,非得把人往死里折腾是不是,你胃不好还不吃饭,我问过了,你又两顿没吃了是吧。”

“你是不是非要大半夜的倒在门口,什么时候死在家里无人问津臭了才被发现,然后让所有在乎你的人哭的死去活来才舒服是不是。凌远,你告诉我,你告诉我,你到底想干什么,你到底想干什么。”

李熏然拽着凌远的衣领,把人微微拖起来,盯着凌远的眼睛,瞪圆了一双大眼,一字一句的吼道。

凌远说了一句话,李熏然好像看到凌远的眼里容纳了全宇宙的星星,那些星星摆成一个人。

是李熏然。

12.

凌远问:“熏然,在乎我的人里面有你么。”

李熏然扭过头,不看凌远,把他丢在椅子里。

“我……我当然是……在乎的”李熏然赧然。

凌远缓缓的笑开了,眼角的笑纹一层一层的铺开。

李熏然听到凌远说:“我活到这么大,一直以来的观点都是不要给别人添麻烦,无论什么事,我都习惯了自己解决。也害怕和别人相处时暴露我的一些隐藏面,刚才来的人是我生父,从小抛弃我和我母亲,母亲去世,我被凌家收养,为了证明我不是个累赘,所以我比谁都拼命。”

“工作了也是,我想证明我的是认真的想为了患者负责,为此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。可是熏然,从小到大我都没奢望拥有过什么,我知道,我拥有的一定会失去,直到我遇到你,你是真的美好。你拥有所有我没有的东西,热情,热血,勇气和真诚。”

“我开始想得到更多,想和你分享我的过去现在和将来,想让你存在于我目之所及的地方,我不敢确定,你是不是愿意,和我”

凌远吞咽,又艰难的开口:“和我这么糟糕的人,一起看未来的风景。”

他用手挡着眼睛,靠在椅背上,僵直了脊背,另一只手微微颤抖。

“凌远。”李熏然拽下凌远挡眼睛的手,握在手心里。

“凌远。”

凌远好像听到了花开的声音,他的眼泪一颗颗的从眼角滑下来。

李熏然的嗓音,清晰,明朗,像是晒足了太阳般暖暖的:“我当然愿意啊。”

13.

你的过往再难堪也过去了,我和你存在于当下。我也只愿意陪你看未来的风景,相信我,一定非常漂亮。

“院长,以后可不是碰瓷了,光明正大的登堂入室,好不好。”

“好”

评论(13)

热度(29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