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七眼里有片海

【凌李】大哥,你是来碰瓷的吧(上)

01.

李熏然是家里最小的一个。

大哥明诚结婚多年,另一半赚的多花的少长得帅有点胖。二哥赵启平,最近和商业大鳄打得火热,大有一生一世的架势。

熏然小朋友很愤怒,每天被秀恩爱闪花眼,他要搬出去自己住,哼。

知道小弟想出去住的阿诚和平平表示了不舍,并热心的帮李熏然找房子。

住所找的很快也很顺利,离局里不远,也安静,最重要的是走十分钟就是小吃一条街,这大概是李警官对这地方最满意的一点了。

“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啦……”李熏然哼着不成调的歌在新租的房子里打扫,东扭扭,西转转,一头卷毛跟狮鬃似的在阳光下闪着金光。

他东西不多,也就两个行李箱,一个人住没必要讲究什么氛围,把衣服放进衣柜,换上干净的床单被罩,再把抱着睡觉的狮子抱枕扔在床上。

环顾四周,OK,收拾完毕,李大王满意的点点头,揣上小钱包出门觅食了。

那烧烤摊看房子的时候就觉得好香,今天就决定是你了。



02.

凌远回到家已是深夜,距离上一次回家是三天前。

伸手拽开领带,解开领口的扣子,把外套扔在沙发上,疲惫的叹口气,手指揉揉眉心,这几天的事情发生的太多太密集,在医院连轴转,作息不规律,也没正经吃几顿热乎饭,猛的一停下来,凌远这胃里像装了个搅拌机似的翻着滚儿疼。

这疼还不跟平时一样,忍忍就过去了,这次发作大有把人疼晕的架势,伸手摸了摸外套口袋也没摸到药,大概是忘在医院了。

捂着胃蜷缩在沙发上,过了个把小时也没有要停的样子。凌远疼的脸色泛青,嘴唇泛白,意识快要涣散的时候突然想起来,对面好像新搬来个邻居。

凌远是最不喜欢麻烦别人的,他以前的生活经验告诉他,人情是世界上最难还清的东西,何况现在还是深夜,可是这个时候他是实在没办法了。

颤抖着腿扶着沙发站起来,弯着身子一步步往外挪,好容易挪到对面门口,就这么十几秒的路程,凌远活生生用了五分钟。伸手按了门铃,门刚开,搬来的新邻居还没来得及说话,凌远就感觉眼前一阵发黑,直直的往人身上倒。

凌远陷入黑暗前只听到小青年惊恐的大叫:

“大哥,你是来碰瓷的吧。”





03.

凌远醒的时候是在自己床上,作妖的胃已经平息了。手背上还贴着输液后止血的胶带,艰难的撑起身子下了床,刚站起来一点就感到一阵眩晕,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倒。

李熏然两大步上前扶住凌远,叫着:“怎么每次看见我你就要倒啊。”

凌远低头清醒了两秒,再抬头就看到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,跟深林惊鹿一样清澈的眼神,带着调侃和关怀的神色。

李熏然扶着凌远慢慢站起来,一步步跟着往外走,嘴里不停:“院长,咱要赚钱也得保护好身体啊不然赚再多的钱给谁呢,是吧,你说你这多吓人啊,我跟你讲哦,得亏我心理素质好,要是一般人真能给人吓趴下,家里也不备着药,亏你还是个院长呢。”

凌远抓住重点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院长”

李熏然乐了:“合着我刚说了这么多你都没听进去,就记住一句院长啊。”

凌远笑,眼神温和又带着点儿歉意:“当然不是,不好意思。”

李熏然无所谓的一摆手,扶着凌远坐在餐桌前。





04.

李警官进了厨房拎了一些袋子出来,放在餐桌上打开。

“我哥说了,让你醒了喝点热的粥之类的,然后再喝药。”李熏然把早餐推到凌远面前。

凌远拿起勺子舀一勺,往嘴里喂,边喝边问:“你哥?”

李熏然盒盒盒盒盒笑:“嗨,就你们医院的赵启平,骨科医生,你是院长也是他说的。昨晚上你太吓人了,我开了门不说话就往下倒,我没办法就只能把我哥叫来了,还好他知道你什么毛病,给你输了液开了药就回去了。”

“我说真的啊院长同志,你还这么年轻呢,干嘛这么折腾啊,工作再忙也不能忘记吃饭啊,吃饭是一多重要的事儿啊,你也能忽略咯真行嘿……”

李熏然嘚啵嘚啵个不停,凌远喝着粥安静的听,面上挂着笑。这样絮絮叨叨的关心对他来说真的太少见了,这些年他独来独往,以为强大到可以不需要别人,怕给别人找麻烦,也怕自己不习惯,面对李熏然的啰嗦,凌远突然有了些安心的感觉。

“额……我是不是太啰嗦了”李熏然挠挠头发,有点不好意思。

他不是个话多的人,对着凌远倒是下意识的叨叨叨了一大堆,可就是想说,特别是知道了凌远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的时候,一向好脾气的李警官难得有了几分生气的情绪。

凌远笑的更温柔,对着李熏然说:“不,不啰嗦,非常好。”

评论(9)

热度(39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