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七眼里有片海

【楼诚】

“你到底在做什么”这句话明楼听很多人问过,大姐,明台,王天风或是76号和日本人。

他是怎么回答的呢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,多到他自己都分不清了。

——你到底在做什么
——我做的事,无愧于家国,无悔于世人

独独负了明诚。

十五岁的小阿诚还是悄悄在大哥的书房里看书的单薄少年。身型瘦弱,个头长的还没有明台小胖子快,五官未张开,稍显稚气。偏偏那双眼睛,圆圆的漆黑,透亮的像是天山的水池,就这么温顺柔和的看着你。

明楼感到一丝内心的波澜,在他注视着阿诚的眼睛时。

“大哥,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”阿诚歪着头,抿着嘴角,正经的问。

“这……大哥也不知道”看着你的感觉

“那爱情又是什么样的呢。”

明楼僵直了后颈,语气窘迫:“阿诚,这个东西需要你自己体会,大哥不能给你答案。”

“哦”阿诚低头继续看书。

明楼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,目光随着小阿诚柔顺的黑发,滑到少年光洁的额头,高挺的鼻梁,粉红的唇瓣。少年认真思考时微抿的嘴角和白皙稚嫩的下巴,正在成长的青春躯干,无穷的勇气和热情。

我亲手抱回来的孩子,我小小的爱人啊,明楼心里叹了口气。

“先生,该去上班了。”

明楼一恍神,记忆里温顺着叫大哥的孩子突然破碎重组成坚毅,果决的成熟男人,一双圆眼还是柔和亲近的看着自己,柔和亲近的下面,埋藏着深深地仰慕和爱恋。

“走吧”明楼接过大衣,坐上汽车,面色淡漠,一如往常。

乱世当前,家国为大,我给不了,所以不能有希望。

明楼深深地告诫自己,可是这颗心啊,还能守多久呢。

“砰”明城左肩中了一枪,为了刺杀南田洋子,这一枪无法避免。明楼亲手打出这一枪,握枪的手在抖,比第一次杀人心里还要慌,眼里空泛泛的什么都没有,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吹,砸在脸上,生疼生疼的。

明诚被紧急送往医院,英俊的脸上毫无血色,嘴唇白的像腊月飞雪。脑子里翻滚着明诚的脸色,突然有点冷,明长官紧了紧衣领。

明诚夜里发烧了,明楼坐在旁边用酒精擦给阿诚擦拭全身,面面俱到,如护珍宝。

“大哥…大哥…”明诚烧的说胡话,叫的是明楼。

明楼的手停顿了一下,又继续给阿诚擦拭。眼镜片遮挡的瞳孔,像是容纳了全宇宙的星星,嘴角挂着打破了千万年苦寒的温柔,风尘仆仆跋山涉水而来。

第二天,明楼没去上班,还是守着明诚。烧夜里就退了,明楼也睡不着,闭上眼耳边就是子弹穿过明诚的呼啸,声音大的他害怕。

守着吧,守着更安心些。

明诚还是睡得昏昏沉沉,梦里梦外全是大哥: 拯救自己于桂姨的魔爪的,书房里耐心解答自己问题的,从容镇定讨论学术的,八面玲珑与各方势力周旋的,最清晰的还是站在黄浦江上指着江水对自己说:“阿诚,家国这条路上,这儿可能就是我们的归宿。”

大概是真的在做梦吧,梦里大哥才会如此温柔的对自己说:“阿诚,快醒来吧。”

明诚费力的睁开眼,突如其来的光线刺的眼球酸痛,眨巴几下眼皮,终于是睁开了。

扭过头,明楼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双手抱胸,双眼微闭,不知是在休息还是沉思。

“嘶”明诚撑起身子,牵动了伤口,疼的他眼眶充泪。

明楼从小憩中惊醒,睁眼就看到明诚要起身,吓的直接从椅子上弹起来,一大步跨到床边,扶住明诚的肩膀,帮着起身。

“大哥,我梦到小时候了,你教我画画,读书,还有拉琴。”明诚微笑地看着明楼的眼睛。

明楼沉默的坐下,没有接话。

“我经常想,如果现世安稳,我们又当如何呢?”

“大哥当老师,教书育人,我当商人,帮大姐管理明氏,明台,他开心就好。什么都行。一家人永远在一起。”

“这乱世,我也没有别的想法,只想和大哥一起,保家卫国,打击日寇。”

“那,赶跑日本人之后呢,大哥,你准备做什么?”明诚的声音,低沉,平稳,带着点虚弱,听在明楼的耳朵里,犹如千万把匕首刺进了心脏,淬着无可救药的毒。

明楼维持着面上的微笑,缓缓开口:“你伤口初愈,还是好好休息吧。”起身,就要出门。

“明楼。”

明长官听到了这世界上最沉重最痛苦的问题,带着漫天的风雪,拼命的砸向他,他不能呼吸,无法思考,心里绞痛的翻天覆地。

“你,还是不肯,爱我吗?”
明诚漂亮的圆眼里,满天星光徒然暗淡,一片哀伤的黑暗的叫人心碎。

“碰”明楼关门,世界里只剩下阿诚哀伤的叫人心疼的眸子。

捂着心口蹲下,眼泪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。

对不起,我的爱人。

一九四九年,十月一日,新中国成立,同日,曾任共产党地下情报工作者代号眼镜蛇的知名经济学家明楼,于上海明公馆病逝,享年不可考。

次月,明诚在整理明楼遗物时发现了一把钥匙,是汇丰银行保险柜的钥匙。保险柜里只有一个信封,上面写——阿诚,吾爱亲启

明诚几乎是颤抖着手看完的信,寥寥数语,已使他泪如泉涌。

阿诚吾爱 :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茫茫黑夜,惶惶乱世,有你,我便无忧,亦无惧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楼

评论(2)

热度(37)

  1. Sissi三一阿七眼里有片海 转载了此文字